列格尼卡战役

编辑
公元1241年4月9日,拜答尔率领的蒙古军偏师在离里格尼茨城约10公里的平原地带与西里西亚公爵亨利二世率领的波兰军队交战。在缺乏了解对手的情况下,蒙古人以过硬的战术素质和火药武器,击败了当时才初步进入封建时代的波兰,大获全胜,杀死了亨利二世。里格尼茨战役是蒙古第二次西征中的代表战役之一。此后2天,速不台率领的主力部队也在赛约河之战中击败了匈牙利人。
中文名:
里格尼茨之战
地 点:
离里格尼茨城约10公里的平原地带
时 间:
1241年4月9日
参战方:
蒙古帝国;波兰、德意志联军
结 果:
蒙古获胜
主要指挥官:
拜答尔;西里西亚公爵亨利二世

目录

典型弱国

  在击败罗斯诸公国后约18年,蒙古西征军再次踏上了西进欧洲的道路。当时面对蒙古大军的,主要是波兰和匈牙利这两个天主教王国。蒙古人知道欧洲各个王国之间存在着复杂的联姻关系,攻一点会引发其他国家的反应。所以拔都和速不台的军队主攻更大的匈牙利,而作为偏师的拜答尔(副将是兀良合台,一说合丹)的任务就是阻挠波兰和德意志军队支援匈牙利人。

  当时的波兰,远不是后来那个能和条顿骑士团或俄罗斯人争霸的东欧强国。在遭到入侵之际,波兰实际上已经被一分为四。四个封君都是皮亚斯特王朝的后裔,国王波列斯瓦夫五世则只是名义上的共主。

列格尼卡战役列格尼卡战役

  真正有实力的,只是西里西亚的公爵亨利二世。随着波拉斯瓦夫的军队和另一些领主的军队战败,还在使用木质城墙的都城克拉科夫被蒙古人焚毁。于是,西里西亚就成了最后的抵抗希望。

  听闻东方来了新的强大敌人,亨利二世很快向西方世界求援。在他看来,基督世界应该放弃一切争执去齐心合力对抗异教徒。可欧洲各王室正关注着神圣罗马皇帝和教皇之间的权力争夺,对看似遥远的威胁不怎么上心。幸而亨利并没有干等别国援助,自己开始集中西里西亚和波兰各地军队。

  波兰的主力是由亨利二世麾下的直属部队。他们主要来自首都克拉科夫和加利西亚、奥莱博、梅什科的骑兵部队。除此之外,还有他掏钱招募的雇佣步兵。在当时的波兰军中,仅仅有百余名条顿骑士、80名圣殿骑士和他们带来的兵卒与农夫参战。医院骑士团则并未派兵支援。

  在集结了足够的兵力后,亨利公爵自认为8000-10000人的队伍就可以开始行动(联军战兵为一万多人,总人数是3万)。而拜答尔的军队规模,此时也在万余人左右。其中有一定比例的部队是钦察人、中亚的突厥系附庸,以及少部分东欧的鲁塞尼亚和罗斯的仆从军。因此,两军的人数比较接近,兵力对比并不悬殊。

  蒙古军在西征过程中招募了大量辅兵,总人数略多于联军;但战兵比联军要少。

列格尼卡战役列格尼卡战役

波兰的地形非常平缓,易攻难守。除了维斯瓦河等大河外,基本上没有其他的山川可以依托。有了这样的舒适战场上,蒙古骑兵的机动性和战术得以充分发挥。当他们得知波希米亚援军即将到来之时,迅速转向拦截亨利的队伍。

两军布阵

  两军在里格尼茨相遇后,迅速摆开了阵势。但和南方的匈牙利人不同,波兰人的封建化进程不足,完全不是后来那个以骑兵著称的军事强国。波兰和东欧的贵族封君可以集结起规模不小的骑兵力量。但军中真正的骑士却数目较少。他们的步兵部队比骑兵更弱。

  波兰军中最精锐,也最有战斗意志的是圣殿骑士和条顿骑士。他们和自己随从步兵一起,部署在国王本人所在的全军中心。那里还有亨利二世的其他直属部队,主要就是来自西里西亚和克拉科夫的骑兵。通常会身披锁子甲或者皮甲,头戴西欧式的圆顶盔或者东欧式的有链甲护面的尖顶盔。护具还包括手持的三角盾、圆盾或者水滴形盾。但是除了少数战马有罩袍外,多数骑兵的马匹是没有防护装具的,这一点在战斗中显得非常致命。

  阵型的两翼前排是弩兵,后面有从贵族封地征调来的农民和日耳曼裔矿工。这些矿工身材敦实健硕,是后来格林童话中矮人的原型。但他们基本没有面对大规模东方军队的经验,很多人还是头一次拿起武器上阵。身上只穿着加固的亚麻衣甲,很难对抗蒙古人的箭矢。

  此外,波兰方面的远射火力也明显不如蒙古一方。所以需要以中军的骑兵迅速突击,同蒙古人近战解决战斗。否则时间拖得越长,波兰人的伤亡就会越大。

  里格尼茨战场本身,是河流间一块足够大的旷野,非常适合进行骑兵野战。仅从人数上看,蒙古人比波兰人战兵要少。但波兰方的两翼仅仅是有弩手保护的无经验部队。这些人很容易因为伤亡和敌军恐吓而自己混乱。

  蒙古一方用轻骑兵构成了第一线,分成左中右三个阵型。后面是石炮和被称为中国喷火龙的架设式火箭。全军的最后方还有作为总预备队的具装骑兵。由于蒙古人对于斯拉夫人的长相没有识别能力,因此觉得这次的对手和之前那些罗斯诸国一样。不过他们也注意到对手有远多于罗斯人的骑兵。

战役

  战役以波兰中军的第一旗骑兵冲锋拉开了序幕。在牧师完成了祈祷之后,轻骑兵纷纷出阵,作为全军的先锋试探蒙古人的火力。

  按照惯用的战术,蒙古前线的中路轻骑兵开始佯装后退,与急速冲锋的波兰轻骑兵拉开距离。左右两翼的弓骑兵开始向这些冲锋的波兰军两翼迂回。当波兰骑兵冲锋到距离蒙古中军约百步的距离时,蒙古轻骑兵纷纷弯弓搭箭。左右两翼的骑兵会优先射击对方的战马。波兰骑兵马失前蹄,在箭雨之中尸横遍野。第一波冲锋就这样被蒙古人化解。

  在发现骑兵和少数骑士被歼灭之后,亨利二世决定让步骑兵保持紧密的距离,防止彼此距离太大。于是他命令以前阵的剩下2个旗的骑兵打头阵,和步兵一起前进。蒙古人看到对方步骑兵阵型紧凑,自知无机可乘,不能做分割包抄和迂回。所以还是选择佯装败退,在与对手保持距离的过程中,引诱对手因为行军速度不一而露出破绽。

  虽然有的地方骑兵因为错误理解军令而临阵脱逃,但是波兰人的阵线大致保持了完整无缺。只是在长时间的行军后,中路骑兵还是很明显地拉开了与两翼步兵的距离。

列格尼卡战役列格尼卡战役

  根据波兰方面的史料记载,蒙古军队的传令官挥舞着羊头徽标,指挥阵后的配重投石机和架设式火箭,向着冲锋中的波兰骑兵和步兵发射。这些武器是《武经总要》里记载的火箭和毒药烟球,里面混合了石灰、火药、巴豆、狼毒、沥青、砒霜等化学物。蒙古军还顺势点燃了芦苇和牛粪,加强有毒烟雾的攻击效果。至于他们自己,则会事先准备湿面具和蘸水护具,所以受到的影响不大。

  这些都是在宋金战争中积累的化学武器经验,但是被缺乏认识的波兰人记载为巫术。很多人的冲锋严重受到干扰,更有人眼泪直流、恶心呕吐或晕倒在地。全军一片混乱。

  在毒烟和火光散去之后,波兰人的冲锋已经停止。蒙古两翼的弓骑兵先杀向了左右两翼的征召矿工和农民。后者在蒙古军的攒射下纷纷溃散,因为缺乏铠甲而伤亡十分惨重。波兰雇佣步兵们也纷纷开始逃命。这样的混乱,导致了波兰两翼未经一战就开始崩溃。后来很多人的耳朵都被蒙古人切下,装满了9大袋子,成为了记功的标志。

中路的波兰骑兵还在奋战,但是在蒙古人的冲击下犹如困兽之斗。全军最后方的圣殿骑士很想帮忙,却被源源不断的溃兵挡住了前进的道路。

  而骑士长奥施特恩率领的条顿骑士团骑士们负责搜集溃兵,将他们赶回战场,并与蒙古具装骑兵们格斗。格斗技巧和盔甲重量都欠缺的蒙古具装骑兵不是条顿骑士的对手,损失不小,但在混乱的战局中,条顿骑士们陷入夹击,最终还是不敌而走。骑士长奥施特恩负伤而逃(1253年升任条顿骑士团大首领,1257年去世)。

  作为总指挥的亨利二世,发现自己的退路已被切断,身边的骑兵也是越打越少。蒙古人咆哮着战吼杀来,公爵和三位仅存随从杀出血路突围。他的坐骑很快受伤倒地,幸而一位部下把马让给了他继续使用,但最后还是被蒙古人俘虏。

  他被蒙古人按在地上向蒙古战死者的尸体下跪,然后向绵羊一般被斩首。战后,蒙古人还不忘将亨利的头颅插在枪尖上,围着里格尼茨城进行游行。希望以此震慑还在抵抗的守军。

  圣殿骑士团的援军因为被堵在后方,仅仅损失了3名骑士和2名军士。他们大都在一片混乱之中全身而退。不过条顿骑士的损失就要大得多。

  随后,拜答尔的这路军队完成了为主力牵制波兰军队的使命。全军开始南下与攻击匈牙利的友军汇合,参与新一轮的大战。所以蒙古人即使击败了波兰的野战力量,也没有来得及去逐个清除剩下的波兰堡垒,更没有清除波兰的地方组织。得益于封建制的松散影响,波兰没有在领袖被斩首后陷入全国瘫痪的命运。

列格尼卡战役列格尼卡战役

  由于波西米亚王国的摩拉维亚军队也参与了里格尼茨之战并损失惨重,率军的摩拉维亚侯爵迪波德之子博勒斯拉夫也战死沙场,拜答尔随后攻击波西米亚王国的摩拉维亚地区。但是蒙古军在斡勒木志攻城战(奥洛穆茨之战)中被波希米亚名将雅罗斯拉夫·斯泰伦贝尔重挫,拜答尔据说战死。随后蒙古军在副将的率领下南下与拔都、速不台率领的主力会合。

结果

这是1242年,历时长达6年的蒙古二次西征到此就完全结束了,仅仅花费2个月的时间里,12万蒙古军队(包含辅兵)战胜并消灭了总数达15万的欧洲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