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高寿

( 医药品牌 )

潘高寿,即广州潘高寿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始建于清光绪十六年(公元1890年),是广药集团旗下广州药业(香港H股和上海A股上市企业)的核心企业之一,是以生产止咳化痰药著称的中成药生产企业。潘高寿是国务院首批认定的"中华老字号",其品牌价值在中国品牌研究院近年公布的"中国老字号品牌价值百强榜"中居全国第28位。
企业全称:
广州潘高寿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企业口号:
积功累德,济人济事
企业地址:
广州市番禺区东升工业区
成立时间:
清光绪十六年(公元1890年)
荣誉:
中华老字号

目录

公司简介

 

广州潘高寿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坐落在广州市番禺区东升工业区,占地面积5万平方米,建筑面积8万平方米,绿化面积达80%。公司不仅拥有符合GMP标准的现代化厂房,从国外引进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自动生产线,还建立了一整套完善的质量保证体系。公司目前主要生产煎膏剂、口服溶液、胶囊剂、糖浆剂、合剂等剂型的包括呼吸系统、妇科、儿科、肿瘤辅助剂在内的各类名优产品40多个,其中中国首创的治咳川贝枇杷露、蛇胆川贝液、蛇胆川贝枇杷膏、蜜炼川贝枇杷膏等为企业四大支柱产品,这四大支柱产品伴随着"潘高寿"跨越一个多世纪,经销海内外,深受消费者的信任和青睐。

"潘高寿中医药文化"、潘高寿凉茶保密处方和专业术语分别获得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使潘高寿公司成为中国医药界唯一拥有"双国遗"的单位。

公司发展

潘高寿公司将继续做强做大治咳专业领域,致力打造中成药呼吸系统第一品牌,通过科技创新、管理创新、营销创新、文化创新檫亮"潘高寿"品牌,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牢记"积功累德,济人济事"的祖训,以"健康、快乐、高寿"的品牌形象造福人类。

潘高寿潘高寿

历史沿革

创业初期

光绪年间(约公元1890年前后),广东开平人氏潘百世、潘应世兄弟在广州高第街设药铺,店号"长春洞"。长春洞是前店后场式的药铺,前店卖药,后场制丸,雇工10余人,进行作坊式生产。潘氏兄弟于20年代初先后去世。药铺由潘百世之子潘逸流、潘应世之子潘楚持共同经营。没多久潘逸流、潘楚持又相继离去,转营他业。药铺由潘百世的四子潘郁生出任司理,潘郁生刚接手经营,就爆发了广州起义。长春洞药铺毁于战火。潘氏改在西关十三行路豆栏上街设店,重新营业。辛亥革命后,西医逐渐为人们所接受。这对于传统中成药的一统天下无疑是一大冲击,那些药效平平的中成药铺就更是惨淡经营,长春洞潘高寿蜡丸因此营业额一落千丈。潘郁生意识到再独沽一味蜡丸业难于持久经营,于是决意另辟路径,着手创制新药,复兴祖业。潘郁生看到南方气候炎热多雨;且多乍暖乍寒天气,人们容易患伤风咳嗽,但市面销售的枇杷露多是独味单方,治咳疗效不显著,于是他将具有润肺镇咳作用的川贝母和有祛痰作用的桔梗与枇杷叶一起熬炼,为消除病人怕吃苦药的心理,还在药液中加上香料和糖浆,将汤剂改为糖浆剂,为使该剂耐久存放,又吸取了西药制剂方法,加进了苯甲酸等作防腐剂。新药制成后,定名为"潘高寿川贝枇杷露"。

潘高寿潘高寿

潘郁生为扩大宣传,以父亲潘百世的真像和自己的画像为商标,并特意在自己的像旁注明潘四俶创制(潘郁生又名潘四俶),印成精致的包装盒,使人容易辨认。潘还通过报章广作宣传,到处贴街招,还经常写些奇文怪论在报上发表,引起社会人士注意。使潘高寿川贝枇杷露名声鹊起。几年间便成为家喻户晓的治咳药,并行销省港澳以及台湾等地。

随着潘高寿川贝枇杷露走俏,1929年,潘郁生正式树起潘高寿药行招牌,专营枇杷露。长春洞仍然以经营蜡丸业为主。

由于潘高寿川贝枇杷露畅销,不少药铺也纷纷仿制,为此,潘郁生曾在香港与诚济堂打了一场官司。事情的起因是诚济堂在香港的各大报纸上卖川贝枇杷露广告,潘郁生一向以创制川批杷露自居,见此情况,十分气愤,于是以"一二三四五六七,忠孝仁爱礼义廉"为题,在报章上撰文嘲笑诚济堂"志八"(王八)"无耻",其川贝露是冒牌货。诚济堂的人见到文章后,到法院告潘郁生,因为诚济堂的川贝枇杷露在香港政府中有注册,故此法院判潘郁生以影射他人冒牌而败诉。于是潘郁生又在川贝枇把露的包装盒上印上"劝人莫冒潘高寿,留些善果子孙收"以泄愤。

抗战时期

日本侵华,广州沦陷,长春洞被迫歇业,潘郁生父子分别逃到香港、韶关等地,继续经营川枇杷露。抗战胜利后,因长春洞药铺被洗劫一空,族人无力集资复业,于是由潘郁生独资经营,以潘高寿药行取代长春洞,并淘汰祖业经营的蜡丸,专营川贝枇杷露,又在杉木栏路开新店铺以扩大生产。1948-1949年间,潘高寿药行发展到鼎盛时期,潘钮生除在香港设厂外,还在台湾、澳门设点经营。

潘高寿潘高寿

潘高寿药行一直采用传统方式生产:煮药是铁锅木柴、土炉明火,像民间"煲凉茶"一样。浓缩药液和煮糖也是用明火煎熬,木棍搅拌。由于怕配方泄露,所以调配药液往往是老板亲自动手,或者叫自己的亲戚做配药,这样就限制了生产的发展。直到公私合营前,潘高寿药行仍是作坊式生产,雇工亦不到30人。

合营时期

1956年实行公私合营,潘高寿药行与生产止咳枇杷露、止痛散、济众水的大同成药社和生产白萝仙咳水及丹杜莲皮肤水的中华成药社合并,组成"公私合营潘高寿联合制药厂"。生产以各合并厂原有的止咳糖浆为主,将川贝枇杷露作为主体产品,保持了原"潘高寿"的传统特色,其它外用药则调出划归其他厂生产。

潘高寿潘高寿

合营以后,企业进行了扩产、改建。企业的规模扩大了,生产得到一定的发展。

1959年,潘高寿药厂的一个重要产品"铁破汤"问世。这种对肺病有一定疗效的药物,本是一种有前途的产品,由于片面追求产值,造成质量下降而被有关部门勒令停产。同年10月23日深夜,药厂旁的一家木屐工场失火,火势很快漫延到潘高寿药厂,一夜之间将厂房毁为平地。火灾后,工人们一方面代农林药厂包装"肥猪莱"进行生产自救,另方面物色地点重建工厂。后来在大同路同安里找到一块空地,用竹竿撑起几块油布,摆开了盆盆罐罐,生产起农药"DDT"。经过一段艰苦时期,积累了一定资金和生产资料,因陋就简地盖起了简易工场,砌起了炉灶,架起了铁锅,便成了煮糖间。到1960年底,潘高寿药厂才恢复传统产品"川贝枇杷露"的生产。经过几年的艰苦奋斗,潘高寿药厂恢复了生机,生产直线上升。1961年,川贝枇杷露荣获市"一等名牌产品"称号;红中牌白萝仙止咳露和祟业牌小儿咳糖浆同获"二等名牌产品"称号。潘高寿的产品再度名扬市场,畅销各地。

1964年,潘高寿药厂划入广州市化工局属下的中药总厂。工厂的产、供、销由中药总厂统一计划安排。翌年4月,将位于和平西路的星群药厂的中药提炼车间并入潘高寿,调整后,使潘高寿药厂从窝棚户中摆脱出来,规模进一步扩大。

"文化大革命"期间,取消了原厂名,改为"广州中药七厂",且一度命名为"中药七连"。1974年中药总厂撤销,并入市医药工业公司。直到1981年才恢复广州潘高寿药厂名。

改革开放时期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潘高寿药厂生产有了飞跃的发展。制药车间大楼落成投产后,先后两次改造锅炉,彻底改变过去土炉明火式制药生产,代之以蒸汽加热炼制,大大减轻劳动强度,改善了工作环境,提高了生产效率;还改革了原酊水糖浆灌装机,使之达到了半自动化,提高了分装的工作效率。同时根据生产情况,调整了厂房布局和生产设备。

随着形势的发展,被同行喻为"独抱琵琶"的潘高寿药厂,因为长期生产单一酊水糖浆制剂川贝枇杷露,在厂家林立、同类产品激烈竞争的市场上,曾一度产品滞消,"琵琶断弦",陷入困境。

通过认真的探究,"潘高寿"人找到医治"断弦"症结的良方,就是以重点开发治咳药物系列为主,同时多品种、多剂型地发展其它治疗药物。针对小孩、老人等不同对象,热咳、寒咳等不同症状,高低等不同档次,从单一产品向治咳药物系列方向发展,先后推出了全国首创的驱风镇咳、除痰散结的蛇胆川贝液和润肺止咳、祛痰定喘的蛇胆川贝枇杷膏。同时又研制出鼻咽清毒剂、升血调元汤、炎热清等新产品,仅用几年时间,便开发了20多个新产品,不但发扬了精制治咳药的传统,而且发展到生产治疗胆囊炎、肝炎和肾炎等多种疾病的药品,使产品结构向着多元化发展。

在积极开发新产品的同时,对于老牌产品川贝枇杷露,亦在组方上研究改进,使药料的配伍上更趋合理。工艺上亦不断改进,针对川贝的特性,将传统的水煮法改为酒提的方法,制成川贝流浸膏,使有效成份充分释出,然后以半制品的形式加入药液,使治咳疗效更加显著。川贝枇杷露之所以历久不衰,原因就在于配方和工艺上日臻完善。

潘高寿药厂还不断引进新技术、新设备,大力改造和扩建生产场地,从昔日手工业作坊式生产变为现代化大生产企业。

经过几年的艰苦拼搏,潘高寿药厂从一个年产值在五六百万,利润在六七十万间徘徊的企业,一跃成为广州市中成药行业中第一个利润超千万的"富户",成为广东省的重点盈利单位,并荣获广东省医药行业先进集体、广州市先进集体和广州市文明单位称号。目前潘高寿已发展为中国中药工业企业50强之列。产品结构向着多元化发展,现生产有糖浆、煎膏、胶囊、颗粒、合剂等五大剂型,100多个品种,产品畅销海内外。

潘高寿药厂在短短的几年间取得高速度的发展,引起了国家部委以及市领导的重视。副市长谢士华、卫生部副部长兼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胡熙明、原国家经委副主任范慕韩等先后来厂视察。范慕韩在视察后题词勉励:"提高疗效、保证质量、在久负盛名的基础上前进和发展。"

主要产品

蛇胆川贝枇杷膏

蛇胆川贝枇杷膏是其公司首创。由名贵中药蛇胆汁和川贝母等组成,其中蛇胆汁清肺化痰,驱风镇咳;川贝母清热润肺,止咳化痰;枇杷叶清肺化痰;桔梗宣肺祛痰利咽;半夏燥湿化痰;薄荷脑透表利咽,共奏清肺润燥、化痰止咳、辛凉透表之功。药效学研究,经广州中医药大学药理教研室实验证明其具有镇咳、祛痰、平喘、抗炎、抑菌等作用。临床研究方面,经广东省中医院、广州市中医院、广州市结核病医院等多家临床单位验证,证实其不仅可用于风热咳嗽、温燥咳嗽、虚劳肺燥咳嗽证所见之咳喘气促、咯痰不爽,痰黄质稠等症,相当于西医之上感、急性支气管炎、肺炎等见上述证侯者;还可用于烟酒过多之喉痒干咳、咯痰不爽。

蛇胆川贝枇杷膏气味独特,清凉润喉,口感舒适,夏日炎炎,将其雪藏或调成饮料雪藏后服用,效果奇佳。

杏苏止咳口服液

"杏苏止咳糖浆"收载于卫生部药品标准中药成文制剂第八册,是中国医院用基本中成药中治疗风寒束肺咳嗽之首选药物,因疗效确切而沿用多年。1993年9月~1995年7月我公司将"杏苏止咳糖浆"改变剂型而成"杏苏止咳口服液",1997年3月获新药证书和生产批文,2002年8月,新药试行标准转正为正式标准。

潘高寿潘高寿

"杏苏止咳口服液"是由苦杏仁、紫苏叶、前胡、桔梗等六味药组成。其中,苦杏仁有祛痰止咳、平喘润肠之功效;紫苏叶具发表、散寒、理气、和营的功效;前胡具有宣散风热和下气消痰之功效。本品气味芳香,具有宣肺气,散风寒,镇咳祛痰的功能,是风寒感冒,咳嗽气逆的良药。

丹鳖胶囊

丹鳖胶囊是其公司最新研制成功的治疗气滞血瘀所致子宫肌瘤、盆腔炎性包块的中药新药。

子宫肌瘤作为近几年来,成年女性中发病率较高的良性肿瘤,目前治疗办法和药品并不多,西医多采用手术治疗(往往连同子宫一起切除,病人因此而失去生育能力),西药又多有副作用。丹鳖胶囊作为国家级中药新药,其不仅组方合理,方中当归、丹参、三七活血化瘀,养血补血,三棱、莪术理气活血,消膒散结,鳖甲、海藻软坚散结,养阴清热,桃仁,善攻日久之蓄血,破坚下血闭,桂枝通行血脉,白术健脾益气以固后天之本。杜仲炒后补肾壮腰而摄血,半枝莲清热解毒,抗癌消肿瘤,上述药物紧扣瘀血凝阻之病机,诸药,软坚散结之功效;丹鳖胶囊在临床观察过程中未见明显毒副作用。

所以应用丹鳖胶囊,不仅可免除手术,而且疗效确切、毒副作用小。

西梅精华素

西梅精华素这款产品是由世界最大的西梅食品加工企业全球100强品牌之一的美国SUNSWEET(太阳公司)与潘高寿公司共同开发的中高端西梅保健品。本产品是以西梅浓缩液和低聚异麦芽糖为原料,采用传统煎膏制备工艺制成的健康食品。呈棕红到棕褐色的稠厚流体状,具有新鲜西梅特有的酸甜香味。本品不含防腐剂及其它添加剂,其原料西梅浓缩液系由西梅果实经提取浓缩得到的浓缩液,不含脂肪、胆固醇,含有丰富的维生素A、膳食纤维、抗氧化物及铁、钾等矿物质;低聚异麦芽糖为"无糖食品",具有双歧杆菌增殖作用和抗龋齿等作用,能够抑制大肠内有害菌的生长,刺激肠道蠕动,缩短粪便在肠道内的滞留时间,大大减少有害物质被吸收的机会。

相关信息

2004年7月28日上午,潘高寿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与湖南卫视在湖南影视中心正式签定合作协议。潘高寿投资800多万元冠名湖南卫视《新玫瑰之约》和《经典剧场》。这表明潘高寿新一轮整合品牌传播战略全面开锣。

近年潘高寿不断创新求变擦亮百年老字号这块金漆招牌,接连与中国国内外不同行业的著名大品牌单位合作发展,锐意提升品牌含金量。

年初,从德国著名B+S公司成功引入中国首条自动液体灌装线;6月与香港浸会大家携手共建,产学互动;最近又与美国著名的西梅大王太阳公司合作推出西梅精华新产品。

被指贱卖

2012年7月23日晚,广州药业公告,其控股子公司潘高寿药业(下称"潘高寿")和五粮液经销商银基集团(下称"银基")重新签署合作框架协议,银基集团将以490万元的代价获得潘高寿药业旗下全资子公司,潘高寿食品饮料有限公司50%的股权。

被指过低

潘高寿联手银基,被业内认为是药企和食品饮料企业之间强强联合的模范。但在本轮联姻中,银基需付出给广药的代价只有490万元,交易价格偏低也被多位业内人士质疑。

业内看法

"香港银基集团入股后,可为潘高寿带来期望已久的在食品饮料方面的零售实力和渠道,从这一方面说,收购价格对双方来说都是可以接受的。"曹向宇分析潘高寿之所以愿意接受低价的缘由。

刘亚明也有同样的看法,"引入战略投资者是主要的考虑。"他指出,银基作为五粮液最大的经销商,其拥有1.3万多的终端,这些渠道优势,仍是潘高寿愿意合作的主要决定因素。

束缚条件

事实上,交易金额不高与潘高寿在广药集团中的地位弱势息息相关。

在广药集团众多老字号的中医药牌子中,潘高寿与王老吉品牌同时创始于1828年,但双方品牌价值之差竟高达25倍,两者的发展轨迹也不尽相同。

但潘高寿不怎么幸运,潘高寿2011年净利润为1.79亿元,该成绩在广药老字号牌子代表的公司中排名居后。

关键渠道

如今再次引入外资,由于意义不一样,所得到的支持也更高级。在上述广药集团内部人士眼中,广药这次助推潘高寿与银基联姻,为的就是解决潘高寿渠道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利用这个筹码,搭建广药自身大品牌的渠道平台。

依照广药集团负责人的说法,广药与银基的合作,除了潘高寿系列产品外,不排除王老吉、陈李济等品牌利用香港银基现有的渠道开展运作的可能。

"一些方案得到集团的支持,但调配资源的权力还是被集团掌控着。"上述高层描述他曾经在子公司工作的经历,"在此之下,即使旗下品牌及其公司有较好的改革、发展机会,也只会犹如在钢丝上行走,险上加险。"